Partner im RedaktionsNetzwerk Deutschland

特别节目

Podcast 特别节目
Podcast 特别节目

特别节目

Guardar

Episodios disponibles

5 de 24
  • 王军涛谈佩洛西访台的意义和影响
    在全球聚焦中,美国联邦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率团对台湾进行的19个小时的密集访问可谓是刮起了一阵旋风,成了她此次亚洲之行的焦点和亮点,同时对台海局势带来巨大的影响。实际上,她可能访问台北的消息曝光后,台湾方面一直非常低调,但中国不断提高警告和威胁的声调,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拜登电话中警告“玩火者必自焚”到外交部和国防部的种种声明和警告,但最终都未能阻止美国政治第三号认为佩洛西的飞机安全降落在台湾,但也赋予她这次台湾行不同凡响的影响和意义。在顺利抵达后第二天,佩洛西接受台湾总统蔡英文授予特种大绶卿云勋章,以表彰及感谢佩洛西对台湾长久以来的坚定支持,并与蔡英文会谈共同举行记者招待会等一系列活动。做为对佩洛西访台的报复,中国军方从4号到7号在台湾周边举行“锁喉式”的围岛实弹军演。 针对佩洛西此次台湾行的意义极其对台海两岸以及与美国的关系造成的影响,流亡美国的中国民主活动家王军涛先生接受法广专访,谈了他的分析。 法广:整体上来看,你认为这次佩洛西访问台湾的意义何在? 王军涛:佩洛西本来自己制定的出访计划只有一个,就是要到亚洲去巩固拜登总统执政以来提出的在印太地区打造民主自由同盟,反对专制独裁的力量的政策,当然,这也是针对中国的。但是因为习近平当时对(佩洛西访台)这件事非常反感和反对,所以就把这个事件提升到了自由民主世界和专制势力一次硬碰硬的短兵相接。我觉得很多人在这个问题上很兴奋,因为这个舞台是习近平搭起来的,但是我认为佩洛西在这次的交锋中代表自由民主世界赢了习近平,听说中国大陆现在也是一片很惨的呼声...... 法广:习近平曾经在和拜登谈话时说“玩火者必自焚”这也是针对佩洛西的访问台湾的计划而言,中国外交部和国防部的发言人都不断地提高威胁的声量,外交部的发言人赵立坚说,“她只要敢来,你们就拭目以待吧!”,但是当佩洛西乘坐的飞机抵达台湾的时候,中国的表现就被认为是在打脸。你认为中国方面为什么要这样做?是对局势的判断有误差吗? 王军涛:这件事就让人想到俄罗斯当年在毛泽东时代讽刺“中国人最后的警告“一样,其实共产党经常打自己的脸,只是他们可以封锁信息,让国内人看不见,但是这一次,在这样的一个众目睽睽的信息时代, 这次的打脸是从头到尾彻彻底底地让国人看到了他们的表演。过去的共产党的党魁毛泽东曾经说过”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来形容中国人一些愚蠢的行动,这句话真的可以拿来形容习近平在这件事情上自己打自己的脸。 我觉得不能说习近平对国际社会的认知局势有偏差,因为如果结合这30年的历史来看,也不能说他的认知上有误差,的确像蓬佩奥前国务卿在演讲中曾经说过,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国际社会希望中国能从经济改革走向政治改革,从而在自己发展起来的路径上进入人类的文明的主流。但是习近平扭转了这个方向。过去国际社会有这样的期待,确实如果中共感到很不高兴,强有力反对的时候,国际社会会给他一个面子,或者是纵容他、哄着他来解决问题。但是这一点对佩洛西不合适,佩洛西从1991年登上这美国政治舞台开始就在人权和国际道义上立场非常强硬,在国际和国际政治上从不倒退,她一直是这样的一个态度。这是对佩洛西这样一个政治家认知的误差; 还有一个误差是来自习近平自己,在上台时候采取的一些倒行逆施的行为,颠覆了邓小平改革开放的路线,导致了国际社会对他领导下的独裁政府看法有了一个大逆转。这一次佩洛西让他失算的主要原因是国际社会在整体上和过去不一样了,也就是说过去国际社会对他是“哄”的态度,用接触战略方式来试图改变他,现在已经不抱这种希望了。所以一旦把它理解成一个民主和专制的对决,而不是民主政权要采取更加策略的方式,让专制的政权变得更文明一些,这样我们就可以看到佩洛西和习近平的对决就发生了。 法广: 您如何看佩洛西的这次对台湾的访问是对台湾在国际社会上大曝光带来的效果? 王军涛:实际上25年前美国的众议长也访问过台湾,但有人说当时的众议会议长和总统不是一个党派阵营的,但是这一点并不重要,因为众议院议长是美国宪法规定的第三号人物,所以和党派归属并没有关系。其实25年前美国议长金里奇来台湾的时候,中美的关系主要还是建立在中美建交公报上,中美建交公报说与中国建交以后,和台湾发展民间关系。但是实际上特朗普总统执政期间,美国的国会通过了旅行法,也就是解除了这方面的限制,允许美国的高级政府官员对台湾进行访问。从这方面来看,佩洛西这次对台湾的访问比25年前金里奇的访问更符合美国的法律,但是之所以激起了这么大的反响,完全是因为习近平在之前完全错算了局势,他当时把这个问题调子提得很高,而且姿态摆得非常坚决,结果佩洛西飞机降落的时候,他就没有任何办法。 法广:既然这样,那么对习近平寻求20大的连任前途有什么影响吗? 王军涛:我觉得这个影响会很大。当然习近平在经济政策和其他一系列问题上倒行逆施已经让中国精英阶层对他非常反感,但是他当时确实在反腐上赢得了草根场面上民粹主义对他的欢呼,不过最近的连续几个事件对他的打击也很大,一个就是他的过度的防疫清零措施,包括在上海都对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打击很大。另外,过度防疫措施也带来了经济上的滑坡也带来了很多问题。另外,他当时也采取了一些措施对很多的中国中产阶级千家万户的理财产品的产业打压也导致他在老百姓心中威望的降低......所以佩洛西的飞机降落在台湾的时候,你可以在抖音上看到很多人上传打脸的照片。     法广:您如何看拜登政府在佩洛西访不访问台湾这个问题上前后态度的转变? 这个事件会不会影响到拜登政府对中国的政策? 王军涛:拜登政府在上台之后,实际上对中国的态度是既定的。佩洛西要访问台湾的时候,明确说她的目的是要支持拜登在亚太和印太地区的政策落地,打造国际同盟,从国会角度做一些事。那个时候拜登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直到中国表示强烈关注的时候,拜登才开始想去劝说佩洛西放弃或者修改她的想法,或者采取一个变通的方式,比如在台湾的周边做访问的时候做一些姿态性举动,比如接待台湾得一些政要等。但是佩洛西九一年之后在一些议题上从不妥协,包括永久最惠国待遇等议题, 所以拜登也知道她不会后退,所以就通过政府对中国方面做出了解释。实际上,拜登后来和国防部长也表示这不是一个好主意,但是另一方面也强烈表示佩洛西有权利这样做,因为她是美国的代表,美国会确保她的安全,如果中国在这方面做出过度的反应,责任应该由中国自己负。我觉得他后来说的一些话,更多地是要让中共意识到佩洛西访问台湾,并不意味着他对中国政策的改变。实际上,拜登对中国的政策一直非常清楚:中国已经是本世纪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潜在敌人,美国要以竞争为主,封杀中国的发展空间,同时在人权问题和地缘政治的周边问题上绝不让步,要跟中国进行对抗;只是因为美国作为世界的领袖,在环境气候和疾病防控、军备控制海洋和太空的开发等问题上需要和世界第二大的权力中心北京进行协调,所以在一方面他都需要中国政府配合,所以对中国有时要采取一些灵活的态度。即使发生了乌克兰战争。俄罗斯这样大打出手拜登和布林肯的讲话时都说中国是他们的头号对手。 法广:所以说美国会坚持一贯的对中国的态度是吗? 王军涛:佩洛西访问台湾的基本精神拜登赞成的,也符合他的中国政策和战略,拜登在上台之后得举动一直都在围绕对抗,比如打造印日美澳同盟四国对话机制、美英澳的准军事同盟等,但是他的第二步就是在气候问题上需要和中国合作,所以他就会担心佩洛西访台会影响到第二个步骤,但是这是一个策略问题,并不是关键,关键是在于他要打造在中国周边一个自由民主世界的同盟,而佩洛西的这次访台是符合这个精神的。   非常感谢王军涛接受法广专访。
    8/5/2022
    11:54
  • Avignon Off 2022《再见》与《彼此彼此》抚慰后疫情时代的心灵
    法广听友们好,我是夏榕!在与新冠病毒共存的后疫情时代,人们的生活逐步回归正轨,国际各大艺术节也陆续登场,今年,台湾舞团终于重返Avignon Off戏剧节,在本次Avignon戏剧节特别专题第二集中,我们邀请到台湾新生代编舞家翃舞制作艺术总监赖翃中,以及在2020年创立0471特技肢体剧场的孙正学来谈谈他们这一次演出的作品。 2017年,赖翃中以翱翔之意「翃」作為自己舞團之名,希望引領舞團與舞者們用舞蹈去畅游世界。创作于疫情期间的《再见》源起于赖翃中的生活经历:与亲人之间的难以相见、见证车祸这种突发的生死离别。因而思索,再见该如何再见?如何面对自己的过去、当下、未来,如何继续前行?请他娓娓道来...... 如果说,赖翃中带领亚维农的观众唤醒尘封已久的记忆,去面对感受那些刻骨铭心与「再见」有关的瞬间。那么,《彼此彼此》演出过程中,孙正学和他的伙伴夏玲则试图去寻找彼此间的定位。他们二人的表演不再仅是完成高难度技巧,而是借由特技肢体传达情绪感受,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同时让观众在剧场中完成自己的答案。 0471特技肢体剧场在疫情间创立,孙正学的初衷为何,他说: 孙正学和赖翃中两人不约而同地都谈到了舞者生涯的不确定性和坚持,那么就让世人在后疫情的时代中,从表演艺术的世界中,享受一份确定的感动吧!
    7/23/2022
    13:53
  • 《无尽胎藏》经典再现 Avigngon Off 戏剧节
    基隆的女儿、太古踏舞团创办人(1987)、享誉国际的台湾舞蹈家林秀伟,突破疫情的藩篱,带着她1991年发表的《无尽胎藏》,经典再现 Avigngon Off 戏剧节,让新一代舞者的能量,去诠释这个以「母体」与「胎」为概念的创作,并以身体去探索、展现出大自然的孕育、繁衍、发展、生成到崩裂,融解及至凋落,消逝进入无尽的永恒。 林秀伟曾自言:「有些人,生下来就是注定要为某件事而活。我就是这样,来到这个世界,彷佛就是为了要跳舞。」 基隆是她艺术生命的原点,故乡气候的多雨与充满历史意涵、宗教性的传统祭仪成为滋养林老师舞动肢体的灵魂泉源,坚持透过肢体探索生命,以独特的东方哲思和新世纪精神融入自然原始的生命,多以浓厚神秘的色彩及充满仪式性的肢体动作诠释舞蹈。 现在,我们就来听一听林秀偉的女儿太古踏舞团现任团长吴采璘, 她在30年后是如何去体悟与传承母亲的作品……
    7/14/2022
    16:13
  • 香港“一国两制”上半场浴火重生?下半场能否保国际化成疑
    廿五年前的七月一日,英国把治下的香港交还共产党执政的中国,而中国则承诺保持香港原来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容许在一个国家之内,实行两种制度,这「一国两制」方针,刚好走完上半场。 在今天的香港回归中国25周年特别节目里播出对香港经济学者庄太量、社会学者钟剑华和中国事务评论员程翔的专访,回顾「一国两制」的落实为何出了岔子,以及展望中国在政治上实行一国制度、经济上拥抱两种制度的如意算盘能否打响?香港可否在未来25年保持国际化不衰退? 「留与溜」及「信心」的转变 「同留在海港 同聚焦于前方」,这是港府为庆祝香港特区成立25周年的主题曲之中的歌词,有这样的呼吁,可能正正是因为近两年是香港回归四分之一世纪以来最多人移民的年份,亦是英国在1997年7月1日把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按《中英联合声明》交还共产党执政的中国之后的第一次移民潮。 根据入境处资料,自2019年年中反对修订逃犯条例风波以来的两年半,已经有超过25万人净流出香港,人数比香港从1996年到98年,即回归前后三年,有大概9万人取得移民所需的「无犯罪纪录证明书」多了近两倍。 移民潮的出现,反映了港人对政府和社会的不满,亦透露了对前景的忧虑。根据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以至后来的香港民意研究所的连续性调查,97年7月,港人对政府的满意度净值是百分之22.5;但到了今年初,就变成负百分之48。民研的民调亦显示,港人对北京承诺保持香港制度五十年不变的「一国两制」方针,亦已失去信心,由97年回归时的信心净值高达百分之45.5,到2018年之后大部分时间的信心净值是负数,而到了2020年时,更有超过六成受访者表示,对「一国两制」没有信心。 这情况,部分与中国政府加紧管控香港,引入《港区国安法》和新选举制度有关,但对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来说,现时中央拥有香港全面管治权的说法,才是他心目中「正确」理解的「一国两制」,而近期以强硬手段对付香港则是因为2019年的所谓「黑暴」。 程翔:中共失信致令港人抗争 然而,时事评论员程翔指出,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上半场走到这一步,是因为中共一直以一种防备的心态看待香港,并不断违背对香港的承诺逼出来的, 包括特首和立法会议员由普选产生的「双普选」至今还未落实。 程翔:【他们当时候已部署好,一要防范英国留下来的地雷,二要防范英国走了以后,美国就来填补这个真空,继续利用香港来颠覆中国,这些看法导致中共没有办法客观看待香港问题。 2003年那场50万人的抗争,她不去好好考虑为什么会迫使香港要走上街来抗议,她就把那场抗议看成是英国政府在背后策动。那个时候,我就跟港澳办有些人说,他们(指港澳办)就跟我说,你们香港20万(应为50万)人走上街头反中央,你们不可能有普选啦。果不然, 2004年人大就通过释法,否决07年双普选,然后又搞第二支管治队伍,然后(习近平)又搞一个「三权」合作,然后又出来一个(2014年“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全面颠倒了我们对基本法的认知,这样才会导致占中运动,才会导致以后一系列的抗争。所以是中共不断在改变她对香港的承诺,然后就说是2019年的抗争导致中央对香港采取强硬的措施,这完全是颠倒黑白的说法。其实我觉得她一直在动香港这个奶酪,只是找不到一个借口。好啦,那么现在趁你这个修例形成的一种大规模抗争,她觉得机会来了,直接管理香港,马上把香港完全控制起来。 】 钟剑华:中共体制和中国崛起成放权香港拦路虎 不过,已退休的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钟剑华不认为中国一直都想以大陆那一套来套在香港身上,他指出,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之初,提出四个现代化,政治改革亦提上议程,期望建立比较开明的管治,而朱镕基、胡锦涛,甚至温家宝等领导人都曾讲过,政府要更加问责,可见领导人当初是真的想把香港作为一个实验,而为了证明中共的开放,基本法对香港的政治发展是写得很比较宽松的,并限制北京的中央驻港机构不能对香港事务指指点点。但自2007年之后,情况有所转变,而北京现任领导人亦没有再谈现代化。 钟剑华:【所以最大的关键是在2007年之后,我相信他们要面对一个问题,就是香港的政改真的要起步。那个时候,中国已经经过两轮的改革开放,改革后,他们政府的信心大了,第二是他们更加不能接受不同意见,当她面对挑战的时候,她就比以前更有能力去加以打击,而且整个体系造成一个制度性后果,就是他们层层的官僚体制、他们每一层政府都不愿放权,只有把权力紧紧握在手里才能从权力中得到最大的经济好处,所以很多干部,不单是高层干部,很基层的官员,他们都须透过控制政治权利才能得到经济利益,包括投资房地产,得到工资以外的灰色收入。在这情况下,造成一种体系的、整体性的一种阻力,不愿意把权力开放,所以我相信,这个改变很难说从一开始就有计划的,可是呢,就是他们那种体制造成的一个后果。 】 庄太量:香港国际金融地位未变 庆回归主题曲中的一句歌词是:「寻梦者启程起跑线 在这狮子山下冲线 愿这香港同心一起创建」,这句歌中提及的起跑线,显然是经国安法和新选举制度营造的爱国者治港,这是掌权者眼中,香港「由乱转治、由治及兴」的拐点,期望民众为香港「五十年不变」的下半场一起创建。 但问题是,民主自由大倒退的香港,强调融入粤港澳大湾区的香港,下半场会否变成一个普通的中国城市?国际金融中心风光不再? 对此,中文大学刘佐德全球经济及金融研究所所长庄太量认为,毋须忧虑,他指出,经济上的国际化,就是香港在全球金融中心的排名,而根据「全球金融中心指数」,香港在过去十五年一直排名前列。 庄太量:【全球现在有一个Global Financial Centres index (GFCI),现在已有15年,从2007年到现在,我们这个排名,大部分时间排第3,到第6,第一第二都是纽约跟LONDON,最近一次跌是2019年9月和20年3月,从第三跌到身6,主要就是因为政治不稳定,那从2020年7月香港立了国安法之后,这个排名从第6排到第5,然后第3,第5第4第3,现在是第3,所以香港现在还是过去,25年过去,我们还是全世界、在亚洲排名第一,在全世界排名第3的国际金融中心,所以香港的国际化还是存在的。 这个国际金融中心排名里面,没有一个是民主的程度,没有,只有社会稳定、政治稳定,因为你有稳定的社会,所有投资就可以计算回报。 】 庄太量:香港融入大湾区仍可保国际化  庄太量预期,香港的国际地位不会受缺乏民主和融入大湾区影响,只要人员和资金继续自由流动便可保持她的国际地位。  他说:【所以香港现在也是、将来也是一个国际平台,我们作为国际金融中心,那个根根本没有改变,我们还是资金自由进出;人,自由进出香港。然后我们还是用普通法。 当中资占香港,过去25年是越来越多啦,但这是大方向、大潮流。现在香港股票里面,包括恒生指数里面,都有超过百分之五十是国内有关的一些公司,用这个来看,我们是比较中国化,但是我们的债券市场、外汇市场,也有国际资金在。 香港国际化方面还是发展比国内很多城市快,香港的国际化也不会因为我们要打进大湾区而变成一个国内城市,不会这样子,因为我们在制度上跟中国还是有根本的分别、根本的差别。 】 程翔:「政治上一国 经济上两制」长久不可行 不过,评论员程翔认为,国安法生效后的香港将全面大陆化,相信「一国两制」的下半场,难保香港的特殊地位和国际化不退。 程翔:【还没公布国安法之前,这种大陆化的情况已非常明显;通过国安法以后啦,根本就全面大陆化,以后25年,我觉得香港会很快很快就变成一个普通的中国城市。 一国两制构想里,中共一直是政治要一国,但经济上巴不得有两制,因为保持香港经济上的两制对她非常有好处,现在她自吹经济是世界第二,但是她吸收外资,百分之七十还是成经过香港,到今天为止。譬如你人民币跟港元挂勾,就等于是一个convertible currency,一个可以流通的货币。但是呢,一个城市的功能是整体的,你不能够说我单要你经济的特点,把你与经济相配套的政治制度把它废掉,是不可能这样做的,很简单,譬如资讯自由,如果资讯不流通的话,你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怎么去保存?人家对你政治制度开首怀疑,没有信心的话,你很多配套,跟资本主义很多配套的东西都会慢慢受到怀疑,所以我觉得早晚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也将不保。 】 钟剑华:香港结局仍有变数 社会学者钟剑华zhongjianhau更指出,中国的制度性阻止开放力量本来已经令「双普选」未来25年难以在香港落实,而中港政府现在强调,香港并非殖民地,更是为收回承诺作铺垫。以现在的发展,香港的国际地位虽然暗淡,但仍有变数。 钟剑华:【如果你不承认香港曾经有这个主权的问题,香港也不是殖民地的话,那他们在中英联合声明跟基本法所说的,「维持香港人的生活方式不变,维持香港原有的制度」这个说法,就不再有意义啦。所以我相这个都是针对这一点,就是要否定自己以前曾经作出过的种种承诺,移除以后,就可以更光明正大推动她那种威权政治体制,不再需要跟你们讲「双普选」呀,不需要再理会以前所讲的法治呀、自由呀。 廿五年不是一个短的时间,如果沿着现在这个路径做下去的话,加上现在对年青世代在进行一套洗脑教育,慢慢就会香港社会的性质改变。现在很多人离开了香港,他们在海外能不能够继续把这种声音延续,延续之后对香港又构成什么影响?这是一个关键。也有可能把中共那个意图、大致的流程拖慢一些,中国内部的社会矛盾跟这个制度造成的一些问题,未来也有可能推动一些我们意料不到的一些转变,只要国际社会继续对香港的情况保持关注,海外很多香港人能够延续这种记忆的话,我相信,香港的情况不能这么快判定它一定没有转机啦。 】 以上香港回归中国25周年特别节目由本台香港特约记者麦燕庭采访、主持。
    7/1/2022
    17:23
  • 流法港人LK:我父亲何以为六四翻版?
    今年的六月四日是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33周年的纪念日,说到六四,人们自然会联想到香港,因为三十年前不仅香港民众同心协力支持运动并且协助遭到通缉的学生逃离大陆,而且,三十多年来,香港也是中国唯一能够公开祭奠六四的地方,然而,今天,一国两制已经名存实亡,香港已经切切实实地成为中国的一部分,不仅公开纪念六四已经成为过去,而且,六四的记忆也正在被当局系统性的抹杀!随着北京对香港的政治嵌制的加剧,六四的事实也开始变得模糊,甚至有曾经为六四学生痛哭失声的港人今天居然会为当年的北京政府的镇压辩解。那么,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些人对六四立场的转变是如何发生的? 今天流亡法国的香港女子LK 的父亲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代表,她向法广陈述了她父亲的故事。 法广:能否首先介绍一下您的六四记忆,尽管那个时候您应该年纪很小? LK : 当然,我记得那个时候是我爸爸把每一个关于六四的新闻报道都用录音带录下来,我爸爸还担心我看不懂,边看还向我解释,告诉我这些哥哥姐姐为什么要抗争,说他们追求的是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告诉我他们在追求什么。其实,当时香港都是一边倒的支持学生,就连香港的大公报和文汇报都支持学生,当时香港人都认为学生肯定不会输,所以全香港当时都支持学生,当然,除了我爷爷之外,记得有一天我们去爷爷家吃饭,吃饭时告诉爷爷之后会去参加游行,当时,爷爷就气得翻桌,把一桌的饭菜都翻倒在地,我当时对我的爸爸特别的钦佩,觉得他真是一个英雄,为了自己的政治理念,不惜与他的父亲翻脸。我觉得我的父亲是一个真正的英雄。但是,令人叹息的是2018年,2019年的时候,他也知道我要参加香港抗争运动,他就问我为什么要参加,告诫我不要被他人利用,还说,我们是斗不过共产党的。我就跟他说,我们是要避免被送中,捍卫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这同六四是一样的,他当时突然说,其实六四并不是我们当时所想象的那样,六四是一个骗局,其实,他今天发现六四的问题在学生,他们烧死公安,他好说,军队的士兵其实对学生很好,他们避免伤害学生,他们的死伤人数比学生更多。我当时感到非常震惊,因为我清楚的记得六四的那一天,我的父亲在流泪,今天他居然告诉我正是一场误会,这对我来说特别震撼! 法广:您怎么解释为什么他对六四的陈述会有如此巨大的改变? LK :其实,回想起来,我爸爸走到这一步也是很自然的事,六四之后,九十年代,香港掀起到大陆经商开敞的商业风,我爸爸也赶上了这一波,那个时候,港商在大陆是非常吃香的,因为他们比大陆人要富裕多了,所以他们就有一种优越感,他在大陆经商之后也迅速有了二奶,我并不忌讳提到这一点,当时在大陆经商的港人就有一个二奶圈,之所以有这么一个圈,就是因为人数众多,之后,他便经常常住在大陆,我当时就发现与他的交流越来越困难,因为他的政治理念逐渐受到内都媒体的影响,因为他没有精力也没有机会去了解,随着防火墙的日益坚固,尤其是谷歌退出中国之后,我爸爸讲得话就如同中国官媒的大外宣一样,同我以前认识的爸爸完全不一样。这其中不仅仅是由于经济利益,而且,也是因为生活在一个圈子里时间久了,就逐渐会被同化,因为如果不和其他人一样的话,就会被喝茶,会有麻烦,所以就很自然都站到了不找麻烦的这一边。 法广:今天在香港,象您父亲这样的人是否有很多?是否有代表性? LK: 确实是有很多人, 比如说我2014年至2019年期间居住的地方大埔(Tai Po),那里的老一辈都是所谓的左派,是许多左崽居住的地方,所谓左派,并不是西方政治学意义上的左右之分,其实,他们就是支持中国共产党的,他们很纠结。大埔还有一些居民是从中国大陆逃出来的,他们经常受到打压,他们的商店会遭到打砸,这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特别厉害,所以,他们这帮人今天都记忆犹新。所以,他们中经常有人会告诉我,他们说他们并不是不支持,不要去和共产党去斗,这是鸡蛋碰石头,是没有用的。所以,象他们这些人,如果说他们是支持政府的话,其实他们并不是真正的支持,而是出于害怕。尤其是六四的打击阴影还在。所以,我觉得象我爸爸这样的人,之所以会发生如此巨大的转变,其中原因当然首先是经济利益,其次,就是他真的是被影响了,就像是被洗脑了一样,他们是真的相信! 非常感谢流亡法国的港人LK 女士接受法广的专访!
    6/5/2022
    12:31

Acerca de 特别节目

Sitio web de la emisora

Escucha 特别节目, 要闻分析 y muchas más emisoras de todo el mundo con la aplicación de radio.es

特别节目

特别节目

Descarga la aplicación gratis y escucha radio y podcast como nunca antes.

Tienda de Google PlayApp Store

特别节目: Podcasts del grupo

特别节目: Radios del grup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