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ner im RedaktionsNetzwerk Deutschland

北美来鸿

Podcast 北美来鸿
Podcast 北美来鸿

北美来鸿

Guardar

Episodios disponibles

5 de 24
  • 加驻华大使从政治任命回归职业外交官传统
    在两位迈克尔从中国获释一周年纪念日的前两天,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任命梅倩琳(Jennifer May)为第十六任驻华大使,从而结束了鲍达民去年底离任以来长达9个月的空窗期,也使加拿大驻华大使一职由政治任命回归到职业外交官传统。 说一口流利普通话的梅倩琳毕业于魁北克市拉瓦尔大学,拥有政治学和德国文学学士学位,1990年进入加拿大外交部,先后在曼谷、波恩、香港和维也纳工作,2000年至2004年担任驻北京使馆处理人权和政治问题的一等秘书,2019年被任命为驻巴西大使,她还曾在加拿大外交部南欧和北欧局工作,担任过东欧和欧亚关系局局长以及国防和安全局执行董事。 9月15日加拿大外交部在宣布驻华临时代办倪杰民(Jim Nickel)调任驻台北贸易办事处代表的同时,透露已提名一位女性职业外交官驻京,正等待北京答复。加拿大《环球邮报》9月23日指北京于上周同意了梅倩琳的任命,该报称“任命熟练外交官结束了杜鲁多政府选择政治人物驻华的实验”,同一天法文《新闻报》引述新大使的话说“希望尽早走访新疆,并寻求在所有问题上与中国进行直接、清晰和坦诚的对话”。 驻华大使是加拿大驻美国大使之外最重要的职位,自由党政府自2015年底执政以来,一反派遣职业外交官出使北京的传统,两度做出政治任命,但亲善北京的大使麦家廉(The Honourable John McCallum)和鲍达民(Dominic Barton)都以提前离职告终,导致这一职位一再空缺,累计空窗期长达破纪录的21个月。 自1970年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以来,加拿大已有16任驻华大使,前八任离职和任命几乎做到了无缝衔接,只在1995年10月至1996年2月有过四个半月的空缺,之后又恢复正常,甚至在对华政策极为谨慎的保守党哈珀政府时期,前后三位大使之间的空挡期累计也只有4个月。 异常发生在贾斯汀·杜鲁多2015年11月执政之后,因为背负着其父老杜鲁多的包袱,他的对华政策在父亲的亲华政策遗产与加拿大价值观之间纠结徘徊,在保守党派遣的第十三任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2016年10月离任后5个月,他才任命华人女婿、担任过加拿大国防部长和移民部长的麦家廉为驻华大使,这是一项亲善北京的政治任命,麦家廉在职22个月,2019年1月因在孟晚舟事件中发表与加拿大政府立场相左的言论而被迫辞职。 2018年12月北京为报复孟晚舟事件以间谍罪逮捕了前加拿大外交官迈克尔·科夫瑞格(Michael Kovrig 康明凯)和商人迈克尔·斯帕弗(Michael Spavor),令加中关系陷入僵局,2019年9月杜鲁多任命曾获“白玉兰奖”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麦肯锡公司总裁鲍达民为驻华大使,这项特殊时期的政治任命旨在从中国政府手中解救加拿大人质,经两年努力,两名迈克尔于2021年9月25日获释回到加拿大,被批评为“忽视北京对人权的侵犯、强力推动加中贸易关系”的鲍达民也于当年12月31日离职。 这番风波令小杜鲁多走出了父亲的阴影,从2013年直白“在一定程度上欣赏中国的基本独裁”,到2016年表达“对中国人权和治理的担忧”,再到2021年底公开呼吁结成国际“统一战线”对付北京,他的这一转变反映在外交领域,就是谨慎选择加拿大第16任驻华大使,原则是从政治委任回归派遣精通中国问题的职业外交官传统。 之前人们就猜测新任驻华大使会是一位女性,会在前驻华公使、现任外交部副部长杜欣丽(Cindy Termorshuizen)、驻马来西亚大使朱丽亚·本特利(Julia Bentley)和曾任驻泰国、老挝、柬埔寨大使及驻华公使的唐兰(Sarah Taylor)之间三选一,不料最终这顶首位驻华女大使的花冠落在了有“黑带外交官”之称的梅倩琳头上。
    9/27/2022
    4:25
  • 对加拿大养老金投资中国的担忧
    曾担任加拿大财政部高级官员玛格丽特·约翰斯顿(Margaret McCuaig-Johnston)在《渥太华公民报》撰文,指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导致了前所未有的财务后果,加拿大养老金计划投资委员会(CPPIB)正撤离俄罗斯,由于与普京有着同样冷酷无情性格的习近平令投资中国具有“道义、投资及地缘政治风险”,占该委员会投资组合11.5%的575 亿加元也应撤离中国。 玛格丽特·约翰斯顿曾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担任过加中友协副主席,自中国政府因孟晚舟事件抓捕两名加拿大迈克尔后开始批评北京,现担任渥太华大学公共与国际事务高级研究员和加拿大维吾尔维权项目政策顾问,她指“在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风险正在增加,中国公司和市场越来越多地受到监管干预。过去一年,加拿大养老金计划投资委员会投资的许多中国企业因政策突变而损失相当大,包括其第一大投资腾讯和第八大投资阿里巴巴。她认为“中国的经济规模和丰厚回报曾使加拿大投资者陷入了轻松获利的昏迷状态,现在是撤资的时候了”。 这种担忧早在去年就不绝于耳。去年秋天恒大爆出破产危机后,加拿大《环球邮报》称每家在中国有大量投资的加拿大机构都幸运地避开了恒大漩涡,但随后中国网约车公司滴滴出行退出纽约证券交易所导致股价暴跌,在路透社披露的受损投资者名单中,加拿大养老金计划投资委员会和魁北克储蓄投资集团(CDPQ)赫然在列。 加拿大养老金(CPP)是一项应税福利,18岁以上受薪的加拿大人(魁北克省除外)缴纳其收入的一部分,供款人在退休、残疾或死亡时可获得回报,年满60岁后可享受该项福利的加拿大人多达2000万,1997年成立的加拿大养老金计划投资委员会是全球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者之一,截至到去年3月底管理着4970亿加元的资产,另外管理着3890亿加元资产的魁北克储蓄投资集团则负责魁北克省居民的养老金。 本台曾在2015年1月报道过加拿大养老金进军中国房地产的消息,近年随着两国关系持续陷入冰点,对加拿大养老金投资中国的担忧主要集中于两个焦点,一是担心中国资本市场的不测风云,二是担心这些投资成为北京侵犯人权的帮凶。 作为首个遭香港国安法锁定的海外组织,总部在英国的《香港监察》(Hong Kong Watch)连续两年敦促对加拿大养老金计划投资委员会投资中国进行更严格的审查,该机构在去年6月的报告中称“尽管外交、贸易和安全紧张局势加剧,但全球金融机构正加深与中国的关系,加拿大养老基金已成为加拿大在亚太地区和中国投资的驱动因素之一”,今年6月的报告更指“加拿大退休基金投资的新兴市场基金中,有40%是中国公司,包括阿里巴巴、腾讯等涉及人脸辨识系统和监控设备等公司”,并“持有包括浙江大华科技、科大讯飞、中广核、中核集团、中兴通讯、中建国际、中航科工、新疆金风科技在内的多家遭美国制裁的公司股票”。 麦吉尔国际评论(The McGill International Review)去年也刊文披露加拿大养老金计划投资委员会曾向涉嫌使用维吾尔人强迫劳动的中国和跨国公司投资超过550亿元,投资的几家中国公司甚至与缅甸军方关系密切。文章还指加拿大养老金计划投资委员会一直以来存在的道德缺陷,例如曾向世界顶级武器制造商投资数亿美元,2012年曾购买6.75亿美元的全球36家最大武器制造商的股票等。 但道德力量难以撼动趋利的资本,在中国实施香港国安法的2020年,外国对中国债券的投资增加了一万亿元人民币,加拿大养老金计划投资委员会去年6月宣布仅出售其在中国六个来福士广场(Raffles City)开发项目中的股权,净收益就达8亿加元。去年9月加拿大《环球邮报》发表《尽管前路艰难,基金仍致力于在中国投资》的专栏文章,指“加拿大养老金计划投资委员会管理着5200亿资产,并将1190亿的投资组合分配给了亚洲,过去二十年投资了中信资本、方源资本和高瓴资本运营的专注于中国的私募股权基金,取得了优异的回报”。记者在采访后发现“由于该地区的增长潜力无与伦比,加拿大投资者仍然致力于增加投资,但从业者都相信随着在中国做大,他们需要变得更聪明”。 加拿大亚太基金会(www.asiapacific.ca)发现加拿大养老基金对外投资越来越活跃,加拿大养老金计划投资委员会和魁北克储蓄投资集团等去年就占了加拿大所有境外投资的84%,加拿大养老金计划投资委员会过去18年间在亚洲投资的近半发生在中国大陆和香港。根据该委员会2021年的年度报告,它在全球56个国家拥有292个投资伙伴,对亚洲的投资仅次于北美洲,在其最新投资清单中,经营短视频的北京快手科技获得了1亿5千万美元。
    9/13/2022
    4:30
  • 加拿大天然气难解欧盟燃眉之急
    8月21至23日,德国总理朔尔茨访问加拿大,签署电动汽车和氢能合作协议,但就如何缓解欧盟及德国迫在眉睫的天然气危机,加拿大能立即兑现的仅是向德国移交在蒙特利尔维修的五台“北溪”天然气管道涡轮机,加拿大能源问题高级研究员尼科尔·杜西克(Nichole Dusyk)认为“ 加拿大天然气不是欧盟摆脱俄罗斯天然气的解决方案”。 8月18日尼科尔·杜西克在《国际可持续发展研究所》(The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网站联名发文指“尽管德国需求迫切,但加拿大无法加速液化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以满足欧洲的短期需求”,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在与朔尔茨共同出席记者会时称加拿大将探索向欧洲直接出口液化天然气的可行性,但杜西克强调“欧盟急需满足2022年冬季的天然气需求,加拿大没有现成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基础设施,新项目建设至少需要3年时间,到完工时,欧洲对天然气的总体需求已经下降”。 液化天然气出口比天然气更复杂,需经过祛除杂质、液化、装入液化天然气储罐、特殊油轮运输、存入储罐和再次气化的过程。目前加拿大没有液化天然气出口基础设施,唯一的进口设施位于东部新不伦瑞克省的圣约翰。2020年加拿大生产了3.9万亿立方英尺天然气,占全球供应量的5%,排名在美国、俄罗斯、伊朗和中国之后列世界第五,但其中2.4万亿通过西部管道出口到美国,加拿大东部地区用气则要从美国通过管道进口。过去十年加拿大曾多次立项建设液化天然气出口设施,都因无法获得融资而被取消或推迟。 欧洲能源危机发生后,隔洋相望的加拿大东部讨论了三个项目,纽芬兰和拉布拉多液化天然气公司的海上天然气液化项目,年产260万吨,原定2030年运营,现计划提前到2028年;戈尔德伯勒液化天然气(Goldboro LNG)计划兴建一个浮动终端,年产250万吨液化天然气,预计2027年投入使用;最乐观的是在圣约翰液化天然气码头(Saint John LNG Terminal)加建一个出口终端,也需要3至5年才能完工。但后两个项目需要从美国采购天然气经魁北克管道输入,恐会引起魁北克人的反对。 由于气候承诺和能源安全问题,欧盟正通过提高能源效率和使用可再生能源来减少天然气的需求,计划今年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减少2/3,2025年完全摆脱俄罗斯天然气,而欧盟制定的气候目标将在2030年减排55%,对天然气的需求减少32-37% ,届时加拿大人将发现自己总算有能力交付液化天然气,而欧盟已找到了更清洁的替代品,这包括加快实施420吉瓦太阳能光伏计划、增加80吉瓦的风能和太阳能容量、未来5年内将热泵安装率提高一倍达1000万台和增加生物甲烷产量等。 但这并不意味着加拿大面对欧洲紧迫的天然气短缺束手无策,加拿大已决定增产以缓解危机,年底前日产石油增加20万桶,日产天然气增加10万桶石油当量。欧盟本身也计划从美国、卡塔尔、西非和埃及进口天然气,从阿尔及利亚、挪威和阿塞拜疆增加进口。 这一次加拿大虽未解德国的燃眉之急,却送去了长期的定心丸。朔尔茨访问的最后一天两国在大西洋畔的纽芬兰省签署了建立“氢能联盟”的联合意向声明,加拿大将加快在2025 年向德国出口清洁燃料的努力,中长期目标是每年向德国出口2500万至3000万吨绿色液氢,作为清洁能源,氢燃料将在未来的能源供应中发挥主导作用,特别是在货运、航空和交通等领域。
    8/31/2022
    4:43
  • 佩洛西之行的启示
    佩洛西访台后中国军队环台军演,令包括加拿大在内的七国集团外长与欧盟高级代表联合发表声明施压,加拿大台湾问题专家寇谧将(Jean-Michel Cole)认为“台湾在亚洲最具压迫性政权的眼皮底下建设繁荣和民主的社会,佩洛西的台湾之行向世界民主国家及独裁者发出明确信号,不要害怕与台湾接触。热爱自由的国家团结起来,就不会被吓倒”。 8月8日寇谧将与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总裁特温宁(Daniel Twining)联名在美国杂志《国家评论》撰文,指“中国等专制国家加强对自由世界的攻势,西方价值观和制度往往难以有效应对这种持续威胁。是应该专注于增强国内的民主弹性,还是更直接对抗北京和莫斯科?世界主要民主国家尚未达成共识”。但有一点很清楚:要赢得这场划时代的意识形态竞争,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民主阵营的共同努力。如果置台湾于不顾,就无法做到这一点。 “民主国家和先进技术领导者”的身份为台湾增添了国际吸引力,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家加深了与台湾的接触。从半导体行业的主导地位到疫情期间的医疗援助,台湾展示了承担国际责任的能力和意愿,人们也越来越重视台湾应对中国威权影响的经验。“尽管如此,包括民主国家在内的许多国家仍然对与台湾政府全面接触持谨慎态度,导致台湾不仅被排除在联合国等多边组织的国际论坛之外,甚至被排除在民主国家聚会之外”。 作者指这是“有人担心与台湾交往会引起北京的注意和报复,这对中国周边国家以及依赖中国‘一带一路’基础设施投资的国家来说是个严重威胁”。但问题是经济上不依赖中国的国家也对与台湾接触同样胆怯,原因就是误以为台湾“反华”,害怕接触会损害与北京的关系,“这显示出对台湾和台湾人民的根本误解,亲台湾并不等于反华。因为除极少数人外,绝大多数台湾人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性并支持与其经济接触。事实上台湾超过四成的对外贸易是与中国大陆进行的,尽管台海局势日益紧张,但贸易额仍持续增加,另有超过100万台湾人在中国工作和生活”。 尽管如此,“台湾人决心捍卫自己的生活方式,维护戒严数十年后建立的民主。他们知道一旦被中国吞并,他们将失去一切。香港就是一个教训。台湾对北京军事胁迫和破坏其民主的抵抗,是海峡两岸不同的政府形式、习俗和价值观的自然结果”。作者认为“台湾经验是一种平衡、对冲和实用主义,而非否认或非理性仇恨中国”,“台湾是世上最好的案例,说明民主社会既能与北京接触,又能保护其主权、民主和人权”,为“民主国家制定策略以平衡与北京的关系”提供参考。台湾可以帮助西方“在与中国的互动中,在接触和防御间找到更好和更具建设性的平衡。台湾凭借其与中国悠久的历史渊源,在亚洲最具压迫性政权的眼皮底下转变为繁荣和民主的社会,这对国际社会来说是一笔财富”。 另外前加拿大驻华外交官、渥太华麦克唐纳劳里耶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高级研究员查尔斯·伯顿(Charles Burton)近日也在《环球邮报》呼吁“加拿大作为主权国家,不应听从中国的指示和恐吓,回避台湾的民主政权。加拿大必须直接与台湾谈判双边贸易和包括卫生、空域及气候变化等重要战略问题”,并认为“现在是加拿大在台湾事务中彰显存在和地位的时候了”。
    8/16/2022
    4:26
  • 地缘政治紧张导致加中经贸前景暗淡
    2021年加拿大对华出口总值达223亿元,超2018年创下的纪录,但这一延续多年的增长趋势在今年第一季度突然疲软,同比下降 15.17%,阿尔伯塔大学中国研究院六月份的一项研究指“加拿大对华出口稳定增长模式的突然逆转”,是因为“加中贸易关系必须应对因乌克兰冲突加剧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 今年第一季度,加拿大对华出口中化学木浆同比下降11.21%、铁矿石同比下降35.64%,油菜籽同比下降27.32%。与出口相比,加拿大从中国进口要稳定得多,今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14.51%,与加拿大从所有国家进口增长15.40% 一致。该大学研究指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使加拿大对中国的农产品尤其是谷物出口处境微妙。中国一直是加拿大农产品出口的首选地,农产品本可能成为两国重新接触的重点。但俄乌战争爆发后仅数小时,中国就取消了对俄罗斯小麦的进口限制,这被视为在小麦进口方面摆脱加拿大转向俄罗斯,表明中国的粮食安全战略越来越远离加拿大等西方国家。到今年年中,加拿大对华小麦出口表现不佳,民主与专制阵营间的对立可能会导致中国持续减少加拿大农产品进口。在西方对俄罗斯实施广泛制裁后,虽说大多数中国企业也遵守了制裁,但中海油正寻求退出加拿大和其他西方国家,以避免制裁成为越来越具有挑战性的障碍,阻碍其投资、贸易和其他经济活动。 另一方面,加拿大正加紧努力使其贸易多元化。加拿大正寻求包括台湾在内的友好贸易伙伴来替代中国,加拿大全球事务部正制定一项新的印太综合战略,将贸易多元化置于最前沿。虽然加中贸易未必会硬性中断,但鉴于地缘政治紧张加剧,加拿大的新印太战略将推动在印太地区建立更多的贸易伙伴。2021年底,加拿大与东盟正式启动了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和印度尼西亚进行了一年多的贸易谈判,今年初又与印度重新启动贸易谈判。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初加拿大冒着激怒北京的风险宣布与台湾就外国投资保护协议进行谈判,表明了加拿大摆脱北京、加速其贸易多元化的强烈愿望。加拿大的商界领袖已经向杜鲁多政府施压,要求加入拜登总统的印太经济框架。可以预料在今年晚些时候发布印太战略后,加拿大会与盟国一起做更为广泛的经贸努力。 在欧洲方面,加拿大在立陶宛问题上加入欧盟挑战中国。去年7月,立陶宛因允许台湾开设外交使团激怒了北京,中国中断了与立陶宛的贸易。今年1月,欧盟代表立陶宛对中国提起诉讼,一个月后加拿大与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一道加入挑战。这一行动表明贸易问题越来越可能植根于西方与中国的政治争端,并促进西方国家团结。加拿大人对处理类似贸易争端很感兴趣,尽管中国对加拿大油菜籽已经解禁,但加中关系紧张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引发另一场争端,加拿大当然希望届时能得到欧盟、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声援。中国用贸易惩罚违背其利益的国家,虽然北京坚称禁止加拿大油菜籽与政治无关,但立陶宛案例证实了加拿大的怀疑,一旦加中关系再次降温导致贸易紧张,争端会接踵而至。 最新的进展是,今年7月初美国贸易代表戴琪敦促加拿大停止进口维吾尔奴工生产的中国商品。加拿大撰稿人罗伯特·沃克(Robert Walker)7月撰文指“年初美国国会两院通过的《2022年美国竞争法》提及加拿大30多次,要求加拿大在美国对华贸易战中保持一致“。
    7/19/2022
    4:32

Acerca de 北美来鸿

Sitio web de la emisora

Escucha 北美来鸿, 要闻分析 y muchas más emisoras de todo el mundo con la aplicación de radio.es

北美来鸿

北美来鸿

Descarga la aplicación gratis y escucha radio y podcast como nunca antes.

Tienda de Google PlayApp Store

北美来鸿: Podcasts del grupo

北美来鸿: Radios del grup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