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 Logo
RND
Escucha {param} en la aplicación
Escucha 法国风土人情 en la aplicación
(3.247)(171.489)
Favoritos
Despertador
Sleep timer
Favoritos
Despertador
Sleep timer
Página inicialPodcasts
法国风土人情

法国风土人情

Podcast 法国风土人情
Podcast 法国风土人情

法国风土人情

Guardar

Episodios disponibles

5 de 24
  • 法国风土人情 - 法国再向阿基军人示善意
    法国总统马克龙本周一9月20日宣布感谢当时阿基军人,请求他们的原谅。他们曾经是法国在北非阿尔及利亚的雇佣军,这也是法国总统在时隔60多年后,承认这些阿基军人在1962年被法国抛弃后 ,请求原谅为愈合该战争的创伤做出的一个新姿态 。法国总统政治对手则认为这是马克龙为连任拉选票。 道歉 法国的阿基军人问题是个非常敏感话题,他们曾经在1954-1962年辅助法国军队在阿尔及利亚作战,随后大部分人被撤出的法国军队抛弃。在历经61多年后,法国7任总统更替,现任总统马克龙已经于2018年9月承认法国在阿尔及利亚共产党成员奧丹事件上负有责任。 本周一9月20日法国总统邀请300多名阿基军人和家属到爱丽舍宫聚会,显示法国政府在阿尔及利亚战争和试图愈合战争创伤上的新的举措。 马克龙总统表示共和国欠他们一笔债,我感谢阿基军人,我们不会忘记。 对于被法国遗弃,受到折磨的阿基军人,我请求他们的原谅,法国正在走上恢复真理与正义的道路。 马克龙总统认为 60 年来法国不同政府在该问题上取得的进展非常重要,现任政府迈出新的一步,承认阿基军人受到的迫害,请求受害者的原谅,同时也承认当时的法国违反了自己的价值观,没有完全负起历史责任。现在要正视历史,法国人与阿基军人一起建立更加平和的记忆,不落入否认或者忏悔的陷阱。另外,马克龙还宣布了“在年底之前”提出相关的“承认和赔偿”法案。 此前在2016年9月25日,马克龙的前任总统奥朗德曾经在向阿基军人致敬日的仪式上曾宣布法国承认,当时“抛弃”阿基部队的“责任”。 马克龙政府在2018年宣布在4年内拨款4千万欧元作为给阿基军人的养老金和帮助他们陷入生活困境的孩子。 马克龙总统获颁荣誉军团骑士勋章、国家荣誉勋位“军官”的荣誉给一位阿基军人萨拉赫(Salah Abdelkrim)和法国将军弗朗索瓦·迈耶(François Meyer),他当时没有听从上级命令,曾经救出350名阿基军人,当年有20万阿基军人与法军并肩作战。 竞选操作 马克龙的政治对手指出这是现任总统要竞选连任的政治操作。马克龙总统曾经在2017年到访阿尔及利亚,表示曾经的殖民行动是危害人权引起争论。当时法国传统右派的强烈反应,认为不符合历史。现在还有7个月法国将举行总统大选,右派人士指出总统在爱丽舍宫邀请阿基军人是政治运作,为自己再度当选拉选票。 目前在法国的有50万阿基人后裔,他们传统上支持右派,甚至极右。民意调查机构 l’IFOP指出法国右派候选人竞争激烈,现任总统尽力争取右派选票,特别要争取60岁以上选民支持。 60多年前的战争发生了什么 1830至1834年间,法国在侵占阿尔及利亚后,宣布此地为“法国属地”。自1954年开始,阿尔及利亚爆发了的民族独立运动,经过8年阿尔及利亚战争,法国宣布放弃对当地统治。而从1954到1962年在阿尔及利亚战争期间,法国军队在阿尔及利亚当地雇用的临时军人补充战斗力,被叫做阿基军人,而他们被支持阿尔及利亚独立的当地人视为叛徒,受到迫害。 后来在法国成立的阿基团体指责法国当时的政府在战争快结束时“抛弃”了他们,导致大约15万名阿基战士被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FLN)屠杀。另外,逃到法国的7万阿基战士及其子女、后代在法国并未受到公平的待遇,仍继续面临严重的社会和融入方面的困难。阿尔及利亚于1962年7月1日宣布建国。
    9/21/2021
    5:32
  • 法国风土人情 - 法国极右电视大嘴泽穆尔
    埃里克·泽穆尔(Éric Zemmour) 是法国记者、时政评论员和作者,因其在移民等法国社会问题上观点极端,引发争议也让他在法国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 在距2022年法国总统选举只剩下不到一年的时间,泽穆尔退出CNews主持的电视辩论节目,近期他不再掩饰说有可能宣布成为法国总统候选人。 《世界报》9月4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在明年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的第一轮投票中,位居前两位的、能进入第二轮角逐的,将是现任总统马克龙和国民联盟领导人玛丽娜·勒庞。 同一民调还显示,不论怎样,即使是在非常有争议的时评人士泽穆尔也参加总统竞选的情况下,马克龙都会超过玛丽娜·勒庞。该民调显示泽穆尔或将获得8%到8.5%的支持率,与不屈服的法兰西党的领导人、老牌政治人物梅郎雄不相上下。 几个月来,泽穆尔这位 63 岁的时评人士一直被认为有参加法国总统竞选可能性, 他还在周六(9 月 11 日)毫不掩饰地表示,他并不害怕成为法国总统候选人,他不仅仅是“想”这样做,他要“选择适当时机”宣布。 此前在9月8日法国高级视听委员会裁定,泽穆尔在他每天主持的电视政治辩论节目中的言论有严重政治导向,因此需要计算时间,他随后退出该电视节目。 因煽动种族仇恨被判两次 泽穆尔作为记者,曾经在 2000 年参加法国 2台的 Laurent Ruquier主持嘉宾访谈节目《我们还没入睡》“On n'est pas couché”而走进公众视野,泽穆尔极端的言论让他在过去十年的受到法律诉讼,其中两次因煽动种族仇恨而被定罪。 那么为什么泽穆尔现象在法国政坛引起关注 ? 特别是进入9月份在法国右派有贝特朗、佩克雷斯和巴尼耶等人宣布参加总统竞选,左派有社会党人现在的巴黎市长伊达尔戈也宣布参加竞选,无论传统的左派还是右派都关注处于舆论中心的泽穆尔现象。 分析指出目前世界政局不稳定,泽穆尔擅长提出备受争议的议题,他毫不掩饰的泄愤言论和他对法国历史文化的了解让他从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后更加引人注目,他曾经评价当选新总统的马克龙领导的“共和国前进”孤军奋战,总统是高高在上的精英,他的团队也从未扎根土壤。 目前的情况是,泽穆尔本人根本没有团队,也没有法国重量级政治人物的支持,而且他根本不喜欢与人合作,他持有极端政见比法国传统极有政党的玛丽娜·勒庞更加出格,而且他的辩论言辞有时超过法律底线。 泽穆尔的言论让法国传统右派担忧,但是吸引一些法国传统保守右派,他们把泽穆尔当成维护从前法国的代言人, 泽穆尔在2014年出版的《法国自戕》(Le suicide français) 一书借其“极右”视角揭露了法国从戴高乐将军去世之后法国社会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衰落,如失业上升、国内经济生产总值下滑、赤字严重、犯罪率飙升等。 在他看来,一切根源都是法国的价值观出了问题,原因就是思想太左,而女权主义、同性恋、移民等社会问题破坏了法国社会和谐。 总之泽穆尔的法国社会衰败言论吸引一些民众,包括玛丽娜·勒庞代表的寻找极端思潮的选民。 泽穆尔支持协会表示今年夏天,泽穆尔到法国各地走访争取法国市长们的总统候选人签名支持,但是目前距离500名市长支持的人数距离还很远。
    9/14/2021
    5:21
  • 法国风土人情 - 从新浪潮的标志到贝贝尔——法国人的最爱让-保罗-贝尔蒙多
    对所有法国人来说,让-保罗-贝尔蒙多就是 "贝贝尔"。周一,法国第七艺术失去了这位88岁高龄的影坛传奇,他也是最受观众欢迎的演艺界人物之一,能胜任出演各种角色,且从不把自己看得太重,出演的影片从娱乐喜剧动作片到作者电影中划时代的作品。    贝尔蒙多的家人通过一份声明宣布了他的离世:"让-保罗今天(星期一)去世了。他去找他在戏剧学院的老朋友们了。他真诚的微笑将流芳百世"。 贝尔蒙多去世的消息传出后,法国政界和影坛人士纷纷发出悼词纪念他,总统马克龙就在推特上推文说:   "他将永远是耀眼的人。让-保罗-贝尔蒙多是个国宝级人物,混合了潇洒和欢笑,拥有高亢的嗓音和轻盈的体态,扮演过杰出的英雄和大众熟知的人物,是个不知疲倦的冒险家,也是个语言的魔术师。在他身上,我们都能找到了自己的影子"。 法国另一位影坛偶像 ,85岁的阿兰-德隆伤心地表示:自己完全被摧毁了。现在,要努力坚持下去,以免五小时后做同样的事...... 他还提醒说:如果我们两个人一起离开,也不是什么坏事。他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们在60年前就在一起了"。 这两位法国电影界的巨人,常常被错误地描述为竞争对手,但他们的职业生涯是平行的,虽然他们的友谊带有某种竞争色彩,却是传奇的素材。   著名女演员克劳迪娅-卡迪纳尔(Claudia Cardinale)也在一份声明中称: "我对让-保罗的去世深感悲痛。对我来说,他过去和将来都是充满活力的形象,对其他许多人来说也是如此。他在我的心中和记忆中永远不会停止运动"。   法国新一代影坦巨星让-杜雅尔丹则在社交网站上写到 :"我会想念你的......我们都会非常想念你。谢谢你,让-保罗",对他来说,"贝贝尔 "不亚于一个榜样。    同时,戛纳电影节和威尼斯电影节也向 "贝贝尔 "致敬,称赞他是一个 "慷慨的人和演员,是一位影坛 "偶像"。    贝尔蒙多的职业艺术生涯从舞台开始,在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他将法国的电影票房推向了顶峰,主演的电影拥有约1.3亿的观众。 他在法国演艺界的地位尊崇,可如果将这归结为一个误会,那就太过简单了:这位注定要在商业电影中取得巨大成功的年轻演员,入行不久就主演了戈达尔的第一部作品《精疲力竭》,这部影片是现代作家电影的杰出代表,尽管之后,贝尔蒙多与这一划时代的处女作保持距离。 1956年的古典喜剧话剧奖评选中,贝尔蒙多在《斯卡班的诡计》中的表演摘取了一个平庸的二等奖,当时他的朋友们抬着他凯旋而归,但是全国性大报《世界报》的戏剧评论家坎普对他获奖的批评可谓严厉尖刻,认为评委们过于随意,给了他一个"安慰奖。贝尔蒙多先生扮演的是在巴黎红灯区皮加勒广场上的斯卡班,懒洋洋的口音让人不能接受。莫里哀看了都会很生气。"并说这个演员不是为了阳春白雪的法兰西喜剧院而生,而是为了拍摄下里巴人的电影而生。 不止如此了,执导了《天堂的孩子们(Les Enfants du paradis)》(1945年出品)和《天色破晓(Le Jour se lève)》(1939年出品)的著名导演马塞尔-卡尔内(Marcel Carné),也同意这一看法。说贝尔蒙多的形象过于小混混。 就当时法国的戏剧和电影对演员的期望而言,他们的评论没错。正是这些原因使得贝尔蒙多四处碰壁,最后戈达尔选了他主演自己的作品,电影一炮而红,在电影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开启了贝尔蒙多的成功之路,从新浪潮电影的标志性人物,逐步成为大众喜闻乐见的“贝贝尔”,以及制片商的票房保证。晚年他回归舞台,重拾儿时的梦想。
    9/7/2021
    5:46
  • 法国风土人情 - 巴黎实施城内行车限速30公里
    8月30日开始,巴黎成为市区内行车时速限制为最高"30公里"的城市。市政府希望此举能够减少交通事故的数量,降低空气和噪音污染,让市民 "更好地共享公共空间"。 当然,行车高峰时段,在花都主要的林荫大道上,这一限速对司机来讲是不会感觉到和限速前有什么不同的,但自周一(8月30日)起,巴黎大部分道路的限速从每小时50公里降至30公里。只有环城高速(限制在70公里/小时)、和与高速平行的环城林荫大道和一些主要交通干道不受影响。这项限速措施是由社会党籍的市长伊达尔戈主管交通的副手David Belliard在7月8日宣布的,生效之时也是伊达尔戈准备进入总统竞选的时候。 周一巴黎的交通似乎没有任何预期的骚动:市政府指出,在周一之前,首都60%的道路已经是限速30公里了。更重要的是,在说服市议会通过在全城这一措施时,市府特别指出,实际上在巴黎车辆行驶很少达到这一限速。例如,2019年6月对主要干道进行的测量表明,从早上7点到晚上9点,85%的车速已经低于30公里/小时,95%低于50公里/小时。在夜间,驾驶速度也只是稍快。 有利于事故数量的减少 2020年,法国环境部下属的研究中心Cerema评估了,自2016年开始普及实行每小时限速30公里行驶的格勒诺布尔市的情况。根据这项研究,自限速实施以来,该市发生的交通事故中,行人和摩托车伤亡的人数确实下降了,但由于研究数据有限,报告更倾向于称之为:有减少事故的 "倾向",而不是根据大数据统计的可信结果。另一方面,数据也显示,涉及轻型机动车和自行车的事故数量持平。 减少污染仍有争议 2014年,法国环境和能源控制署(Ademe)汇编了,关于降低最高限速对空气质量影响的一百多项研究结果。时速从50公里降到30公里的结果是:空气质量"没有出现明显的倾向(...)。 2020年7月,“四千万司机协会”在推特上发表的一份报告中的图表显示:车辆以时速30公里行驶时,比时速50公里行驶时,排放的污染物更多。 那这是否意味着降低车辆限速制对空气质量会有反作用呢?按Cerema研究中心的说法,事情并非如此简单,该中心在8月中旬提交的一份报告称,他们的数据与控制署(Ademe)的数据一致,并发出了警告说:"如果低速行驶时废气平均排放量较高(......),那么应该记住,影响废气排放的主要因素不是汽车的速度而是加速。换句话说,交通阻塞时开开停停的龟速前行,比平稳均速的开车更容易释放废气。(......)因此,挑战在于如何保持交通流畅,让汽车保持均速的行驶(......)。 据柏林市政府称,德国首都的两条主要街道自2005年起限速30公里,其二氧化氮的水平下降了10%至15%。 噪音污染:不仅仅是速度的问题 就减少噪音污染而言,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据1980年出版的 "陆地运输噪音指南"一书,当进入限速30公里时,在标准路面上行驶的汽车噪音下降了3.4分贝。这相当于噪声量减半。环境和能源控制署在2014年的报告中,还指出,"在大多数研究中,速度的降低与噪音的降低有关"。不过控制署还是有所保留,称"交通低速,多种因素可以显现出是道路噪音的生产者:路线规划、路面、流量高峰和交通性质等。而且还要特别提到了减速带,它在汽车重新加速时可能会引起额外的噪音。 更少的交通,更多的社会互动 保持低速方面,汽车和机动两轮车的速度较慢,与自行车、步行和公共交通工具相比,失去了一些优势。根据Cerema研究中心的说法,限速措施令格勒诺布尔的轻型车辆的出行次数减少了9%,重型货物车辆减少了20%。 据西英格兰大学2011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当车速和车流量越低,交通更平静也将是维系社会关系的更好保证,因为这可以让居民重新关注街区。 当时,在伦敦西部的一个中型城市布里斯托尔,研究人员走访了60个家庭进行调查,这些家庭分别住在根据交通流量定位低、中或高水平的三条街道上。调查结果是:",在汽车流量最高的街道上,家庭拥有的朋友或熟人的数量显著降低。 在这种情况下,车速是个恼人的因素。研究人员指出,即使在该市车辆行驶最少的那条街,每天只有140辆汽车行驶,偶尔的开快车也足以让人产生危险感,并阻止儿童在街上玩耍。一位单身母亲就说,她 "一直担心自己两岁的幼儿会在错误的时间跑出去"而出事。
    8/31/2021
    6:12
  • 法国风土人情 - 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耐力赛(UTMB)2021年如期举行,明年赛事重大变革
    71条冰川的壮美,400多座山峰的高耸,这是夏季勃朗峰给予众多越野跑参与者的丰厚馈赠。得益于欧盟框架下各界防疫与重启人员往来的努力,勃朗峰越野跑当中的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耐力赛(UTMB)2021年全部比赛将能如跑者们所愿,8月底如期举行。 在统一出入境政策语境下的欧洲区跑者,可以从6月9日起凭借新冠通行证(欧洲药管局承认的新冠疫苗接种完毕证明,或新冠阴性测试证明,再或新冠康复证明),无阻碍前来参赛;而在出入境政策语境下的非欧洲区公民,鉴于目前全球人员流动重启机制尚不成熟,即便能够抵达欧洲参赛,也会面临返国时的重重阻碍,因此主办方选择灵活处理。伊莎贝尔-波莱蒂(Isabelle POLETTI)是UTMB集团网络事务经理,她表示:“我们向跑者们发出了信息,告诉他们,如果非欧洲区的跑者想推迟参赛,是可行的。现在的问题是,根据法国政策,除了巴西或者印度这种特殊情况,其他国家的人是可以入境的,但前提是要打欧洲认可的新冠疫苗,所以这对于(一些打不到欧洲认可疫苗的跑者来说)很困难。另外,就算是他们打了欧洲认可的疫苗,也进入了法国,但他们也许回国的时候会面对隔离等问题,或者不被允许回国。所以,我们这一次采取了更灵活的应对方法。比如我们现在对美国跑者来参赛的可能性比较乐观,但问题就是,没人知道具体什么时候他们能来。我们希望最好是今年夏天,但谁又真正确定呢?因此,跑者需要自己决定,今年的比赛到底是延期,还是赌一把今年能来的运气”。 对此,UTMB中国品牌形象大使,有着“越野跑阿拉蕾”之称的向付召(向付召从2019年起,曾获日本环富士山UTMF,香港百公里越野赛,宁海超级越野赛,熊猫山径越野赛by UTMB等大赛冠军)表示:“特别想参加今年的UTMB,现在就在等可以办签证的机会了,真的好想来!如果今年实在参加不了,那我只能带着遗憾明年继续。今年还是会在国内参加一些比赛的,比如熊猫百英里by UTMB,宁海100等长距离的比赛”,“期待疫情过去,世界大门敞开,与UTMB一起到世界各国,跑步去旅行,实现UTMB冠军梦!” 中国最资深的越野跑精英运动员之一运艳桥2011年就曾来法参加UTMB,在2018和2019年的UTMB TDS组别取得亚洲第一的成绩。作为UTMB中国品牌形象大使,运艳桥表示:“今年的UTMB本来在我的比赛计划当中,单看目前的疫情防控情况,去的可能性不大。万一落空,我会参加国内的by UTMB熊猫山径赛。明年UTMB将会开启世界系列赛,中国就有两场,这将有利于越野跑的推广,推动中国越野跑复苏,也给更多的中国人提供了去Chamonix参加UTMB的机会”。 的确,如果非欧洲区跑者今年决定疫期求稳,备战明年赛事,那么将面临赛制的重大变革:18年以来领跑全球,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耐力赛(UTMB)将从2022年起,联手铁人三项运营方-世界铁人公司(The IRONMAN Group)发起世界系列赛,让赛事期间接纳程度饱和的勃朗峰地区得到喘息,也让全世界跑者能不必长途跋涉,就可寻得风景,水准,与质量上得到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耐力赛同等保障的赛事体验,这将不失为疏导勃朗峰周边地区赛事饱和度压力,联动全球越野耐力赛产业链发展,以及疫情全球大流行,重启人员往来困难时期的最优选。 这一赛事地理范围的扩张,目前经由组织方确认的已有八项:法国-意大利-瑞士环勃朗峰越野赛,西班牙比利牛斯山阿兰谷超级越野赛,泰国超级越野赛,中国熊猫超级山径赛,中国高黎贡超级山径赛,新西兰塔拉韦拉超级马拉松,澳大利亚澳洲蓝山越野赛,奥地利莫扎特100’’越野赛。世界系列赛的其他赛事与选址,将在今年秋季公之于众。 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耐力赛的这一赛事变革,不仅在地理范围上扩张至全球六大洲,还在跑者们获得总决赛入场资格方面进行了调整。首先,决赛设置在勃朗峰,OCC(50公里),CCC(100公里)与UTMB(100英里)三个组别将成为UTMB世界系列赛总决赛的组别,而进入总决赛的参赛资格,获取通道有两个:要么参与大满贯赛,要么参与资格赛。 其次,有关大满贯赛,资格赛与总决赛的关联:大满贯赛2022年在美洲,欧洲,亚洲/大洋洲设3场,完成者拿到总决赛入场券的机会至少翻倍,其50公里,100公里,100英里组别的男女前10名,将直接升入下一届总决赛(同组别);而资格赛完成者将通过所获的宝石奖励(Running Stone积分),按照宝石的颗数,增加参与总决赛的抽签机会数。若当年无法升赛,还可将“宝石”攒到第二年使用,增加升赛几率。资格赛的50公里,100公里,100英里组别的男女前3名,可直升下一届总决赛(同组别),另外精英运动员也能根据其表现,获得参加总决赛的机会,例如通过“表现指数”(Performance index)拿到特许参赛权。“表现指数”更多基于参赛者的速度,为参加不同比赛者提供了横向比较的标准。再比如基于赛道距离与爬升等元素,通过设置“绩效里程”的组别来计算等效里程的公式等等。为了进入资格赛,跑者可通过参加预备赛,获得升入资格赛的优先权,或者可以将预备赛视为打开世界赛的大门,踏上遍布全球,向所有人敞开的数千赛道。
    8/17/2021
    6:07

Acerca de 法国风土人情

Sitio web de la emisora

Escucha 法国风土人情, 要闻分析 y muchas más emisoras de todo el mundo con la aplicación de radio.es

法国风土人情

法国风土人情

Descarga la aplicación gratis y escucha radio y podcast como nunca antes.

Tienda de Google PlayApp Store

法国风土人情: Podcasts del grupo

法国风土人情: Radios del grupo

Information

Debido a las restricciones de su navegador no es posible reproducir directamente esta emisora en nuestro sitio web.

Sin embargo, puedes escuchar la emisora en el reproductor emergente de radio.es.

Radio